『乾爹』趙某接受警方審訊 華商報記者 卿榮波 攝
  找乾爹
  23歲四川自貢女孩徐夢娜,8月4日晚9點55分從成都坐飛機,來西安找“乾爹”開門面。
  失聯20多天
  8月4日晚11時許,徐夢娜在機場被“乾爹”派的人接走,8月5日給家人打完電話後,20多天處於失聯狀態。
  網絡尋人
  8月29日,表哥將徐夢娜失聯消息發到網上。很快,四川、西安兩地網友、媒體開始“網絡尋人”。
  解救女孩
  8月30日晚,西安警方將身陷傳銷窩點的女孩解救並送回成都。
  乾爹被抓
  9月1日凌晨,西安警方端掉傳銷窩點,徐夢娜33歲的“乾爹”趙某被抓
  華商報訊(記者卿榮波)8月初,四川女孩徐夢娜從成都來西安尋找“乾爹”,在西安咸陽國際機場被一男一女接走後失聯,20多日後被確定騙進了傳銷組織(8月31日A07版)。8月30日晚,西安警方將身陷傳銷窩點的女孩解救並送回成都。昨日凌晨,警方端掉傳銷窩點,女孩的“乾爹”趙某被抓獲。
  “乾爹”咋樣落網的
  30餘名警力凌晨端掉傳銷窩點,抓獲包括“乾爹”在內的10名傳銷人員
  徐夢娜的事情引起各界關註,8月30日晚,西安警方將23歲的女孩從傳銷窩點成功解救之後,西安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長任軍號做出重要指示,要求全力抓捕“乾爹”,打掉傳銷組織。
  西安市公安局經偵支隊抽調30餘名警力成立專案組,全力展開偵查抓捕。在市局相關警種和公安高新、雁塔分局的大力配合下,昨日凌晨2時45分,在城西雙旗寨村,將誘騙四川籍女孩徐夢娜到西安參加傳銷組織的“乾爹”趙某(男,33歲,四川德陽人)抓獲並刑拘,並搗毀其傳銷窩點,抓獲其他傳銷人員9人。
  經訊問,“乾爹”趙某對其組織領導傳銷活動並誘騙四川女孩徐夢娜到西安參加傳銷組織、限制其人身自由的事實供認不諱。
  目前徐夢娜已經回到四川。
  為啥稱33歲男子“乾爹”
  趙某長相顯老,開玩笑讓徐夢娜稱其為“乾爹”,之後徐一直稱其“乾爹”
  據趙某交代,2009年,他和幾個朋友玩的時候,認識了徐夢娜。由於趙某長相顯老,便開玩笑讓徐夢娜稱其為“乾爹”,之後徐夢娜便一直稱趙為“乾爹”。
  2014年7月,暫住在西安的趙某主動聯繫徐夢娜,在聊天過程中得知徐想做生意,為誘騙其加入傳銷組織,便謊稱西安有個合適的門面,讓她過來看看。8月5日凌晨,趙某安排汪某去機場接徐夢娜到傳銷窩點,隨後將其手機沒收並關機,不讓她與家人聯繫。
  之後的20多天,趙某通過各種方式限制徐夢娜的人身自由,阻止其離開並給她灌輸傳銷的各種思想,並強迫徐夢娜交了2800元的入會費。
  “乾爹”是個啥樣的人
  兩年前被騙入傳銷組織後家庭破碎,隨後通過欺騙的方式將4人騙到西安參加傳銷
  趙某原本有個幸福的家庭,自己有生意,2012年,他被朋友以到西安做裝修生意為由騙入傳銷組織。在被洗腦後,他認為通過這種拉人頭購買虛擬產品的方式有利可圖,於是交了2800元加入傳銷組織。踏入傳銷組織,他的家庭也破碎了。接著,他開始通過欺騙的方式先後將4人騙到西安並且控制他們的人身自由,最後一個就是四川女孩徐夢娜。
  警方查明,在這個傳銷組織中,每個新加入的成員都要交2800元錢購買虛擬的、根本不存在的產品“曼麗斯”,交了2800元就成為E級,之後再拉1到2個人頭就成為D級;D級到C級共需要拉3到9個人頭;C級到B級共需10到64個人頭;B級到A級需要65到392個人頭。每拉一個人會得到370元提成。每次新人來了之後,就將其手機沒收,限制其與外界的聯繫。
  這兩年間,趙某發展下線僅賺了四五千元,都被他揮霍掉了。他現在是傳銷組織里的C級,相當於“家長”。趙某本打算讓徐夢娜繼續發展下線,牟取更多的利益,不想還未“夢醒”便被西安警方鎖定並抓獲歸案。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審查中。
  發現傳銷請舉報
  舉報電話:
  029-86756296
  029-12315
  華商報訊(記者 卿榮波)昨日起,西安市公安局聯合市工商局,在全市開展為期3個月的打擊整治傳銷犯罪專項行動。
  此次行動中,警方和工商部門將在全市開展大排查,通過社區警務、網上巡查等方式全面摸排搜集線索,廣泛發動基層群眾組織提供舉報線索。重點打擊以“資本運作”、“連鎖銷售”、“西部大開發”等為名實施的“拉人頭”式聚集型傳銷犯罪,以“電子商務”、“原始股投股”、“基金髮售”、“網絡游戲”等為幌子的網絡傳銷犯罪。公安還將會同工商等部門定期通報專項行動進展,公佈一批重點典型案件。
  (原標題:誘騙23歲四川女孩搞傳銷 33歲“乾爹”被刑拘(圖))
創作者介紹

現代傢俱

sc60scblj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