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女士說,自己十分後悔沒能早一點把兒子接過來跟著自己生活
男童綁著繃帶的雙手發黑、壞死,或許將面臨截肢,他到底犯了多大的錯,要遭受這樣的“懲罰”?
昨日,不少讀者來到醫院看望孩子
  雙手壞死、臟器受損,年僅6歲的小豪(化名),為何會傷成這樣?警方初步調查得知,施暴者可能是孩子的繼母,僅是因為孩子“不聽話,不好好學習”。(本報曾報道)
  重症監護室外,小豪的親生母親躺在地板上獃了一宿。記者昨日瞭解到,小豪的臟器功能恢復良好,已轉入骨科病房,進入對壞死雙手的治療階段。
  進展

  男童昨日已轉入骨科病房
  昨日一早,記者再次來到河北省兒童醫院,小豪的媽媽李女士雙眼紅腫,她已經在重症監護室外的地板上躺了一宿。
  好消息是,經過內科的治療,目前小豪的各項指標陸續恢復,15時許,在醫務人員的幫助下,小豪轉入了骨科病房。
  自打兒子出了重症監護室的門後,李女士就一刻都沒有離開過小豪,圍著床邊轉來轉去,查看兒子的雙手。“我們會儘快組織專家為小豪會診。”據該醫院一名工作人員介紹,目前,他們正在與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兒童醫院溝通,如果需要,會儘快組織北京方面的專家為小豪會診。
  小豪雙手現在的樣子,到底是不是繼母造成的?李女士一直沒有得到前夫和小豪繼母的回應,警方也一直未對此事作出回應,案件仍在進一步調查中,本報將持續關註。
  再探訪

  鄰居曾聽到過打罵小豪的聲音
  昨日,記者再次來到了小豪居住的小區,但小豪家依舊沒有人開門。
  記者在小區內走訪時,遇到了多名小豪家的鄰居,通過這些鄰居,記者瞭解到,小豪一家在此租住了將近半年,自從小豪搬到這裡以後,就有鄰居多次聽到過他被打的聲音。“經常是因為小豪字寫得不好,或學習不好等。”居民王莉(化名)說。
  王莉稱,她的家人在聽見小豪被打罵的聲音後,還特意去小豪家勸過小豪的父母。“我見過幾次小豪,孩子確實挺淘氣的,不過也經常幫著父母倒垃圾,見到我們也都會主動叫叔叔阿姨。”王莉說,她也是在看到媒體報道後,才知道小豪竟然受到了這麼大的傷害。
  反響

  網友呼籲能否提前“解救”類似兒童
  昨日,小豪遭遇家暴的事情經本報報道後,引起廣泛關註,多名讀者特意來到醫院看望小豪,並安慰李女士。
  “這樣的家庭,真的不適合讓小豪繼續生活下去,現在除了治病,最關鍵的,就是小豪的將來。”讀者李銘說。
  此外,不少網友擔心,是否還有其他的孩子,也在遭遇著與小豪一樣的情況。“如果這樣的家庭能夠及時被髮現,相關部門採取措施及時進行解救,悲劇或許就不會發生了。”網友“撒歡兒”說。
  該網友的觀點,得到了其他網友的認同,“其實這樣的家庭很容易被髮現,家長毆打孩子的時候,應該能被其他人聽見,希望大家都能主動說出來,保護我們身邊的孩子們。”網友“張峰”說。
  專家建議應儘快完善事前干預機制
  小豪的遭遇,也引起了很多未成年人保護方面的專家的關註。上述網友的觀點,得到了專家們的認可。
  河北省教育法制研究會副秘書長、青少年問題專家劉向宏表示,建立未成年人保護事前干預機制迫在眉睫。“再婚家庭對於孩子來說,本身就可能存在不適應,很可能會因為跟繼父母不和,而發生類似的事情。”“就像小豪一樣,如果有健全的保護機制,完全可以強制更改他的監護權。”全國保護未成年人特殊貢獻律師、河北省律師協會公益法律服務委員會副主任閆曉佳認為。
  對話男童生母

  “一年前就發現兒子身上有傷”
  經過近兩天的等待,李女士終於見到了兒子。“我離婚前,小豪在農村上學,確實比較淘氣。剛學會走路的時候,他就拖著學步車滿院子走,結果掉進了糞池,可他都沒有哭過。”李女士說。
  2013年夏天,小豪放暑假後回到邢台老家,跟著李女士一起住,“當時,我就發現他身上出現了傷痕。”李女士說,小豪的爸爸承認,身上的傷是他打的。
  李女士坦言,自己也曾因為兒子淘氣而動過手,但下手並不重,都是以警告為主,她想不通,孩子到底犯了多大的錯,怎麼能被打成這樣。
  “孩子曾說‘他們不好,我不想回去’”
  在和前夫離婚的兩年時間里,李女士僅見過小豪三四次,幾乎都是在他放暑假或過年的時候。“這兩年,我發現孩子一直有變化。”李女士說,今年過年時,小豪跟著她住了9天,每天晚上只要她不上床,小豪就不睡覺,直到抱住她後,才能踏踏實實睡著。
  李女士早就發現,小豪不太願意回到前夫現在的家。“甚至有一次聽說要回去了,就躺在沙發上大哭起來,怎麼說都不走。”說話間,她的眼睛再一次濕潤了。
  李女士幾次問過小豪為什麼不願回去,小豪說,“他們不好,我不想回去。”
  每每聽到這樣的話語,李女士心裡就一陣陣難受。
  “我不知道該如何要回撫養權”
  2013年夏天,李女士在看到孩子身上的傷痕後,曾多次向前夫提出讓小豪跟著她生活,卻遭到了拒絕。“小豪爸爸說,如果我帶著孩子,他不會出撫養費用。”
  李女士無奈地說,離婚後,她也成立了新的家庭,家裡也有兩個孩子,她跟丈夫的經濟條件並不好,如果再照顧小豪,實在難以承受。而且離婚時,法院判決撫養權在父親那,李女士也不知道該如何要回撫養權,只能無奈地讓小豪繼續跟著前夫住。“要知道這樣,當初我說什麼也不會再讓他帶著小豪。”李女士說,她現在特別後悔。“以後,我絕對不會再讓小豪跟著他爸爸了,哪怕他不給一點費用,我也要照顧小豪繼續生活。”
  ■文/本報記者耿碩
  ■攝/本報記者王勇博
(原標題:“男童疑遭繼母施暴雙手壞死或被截肢”追蹤 男童生母:“兒子曾說不想回他爸爸家”)
創作者介紹

現代傢俱

sc60scblj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